第二天:十五个购房者的房博会

类别:情侣型套房    发布时间:2018-11-17 07:45    浏览:

  政策的暴雨,碰上了一场不期而至的秋雨,房博会第二天,和平和世贸展馆,并没有出现潮涌般的人流,显得有些冷清。照例,房交会第二天是周六,非上班时间,应该是人气最旺的一天。【

  不过,不同于第一天媒体和业内人士的聚会,第二天的展会现场,基本以真正的购房人群为主,因此,售楼人员也表现得比昨日更卖力一些。【进入本网房博会专题报道】

  面对“疾风骤雨”般而至的政策调控,购房者们怎么想?政策对他们的影响如何

  本网记者在房博会现场采访了数十位购房者,从中选取了15位代表刊发,以作为市场观察的一个个截面。他们当中,有被政策误伤的“被二套房”者,有期待折扣优惠的淘房者,有“被通胀”持有现金如烫手山芋者,有面对限购谨慎保守首套房资格者,有在现场比来比去难以下定决心的年轻小刚需,当然,也有坚定看好市场的投资者…

  9、陈女士:二手房还是新房,限购令让人线、付晓磊:宁可父母名义一次性付,也留着首套机会

  “我家里有三套房,我名下就有两套,现在想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打算再买一套。”别看小金年纪轻轻,才刚大学毕业,但资产不凡。作为杭州人,小金却和温台地区投资客一样热衷炒房,他说他从高中开始就跟着炒房的母亲一起开始关注房产了

  “我主要就看价格合适,太贵的也不能承受。”据小金透露,家里早几年以他的名义买了一套萧山的

  ,入手时市价4000元/平米左右,现在已经涨了不少。就算现在新政当道,对于房产他还是非常看好的

  “新政的出台只是政府在做表面文章,如果政府真想抑制房价,最有用的办法就是改变土地出让机制,放弃土地财政。”小金对楼市及政策的分析头头是道,在他看来,房产最终利益各端分别是:政府、开发商、房产分销商、广告商,金子塔的顶端是政府。“我将此次政策理解为政策性微调,房产会依然坚挺不倒,下面的托盘就是中国政府!”因此,尽管新政陆续出台,小金对房地产投资的热情依旧。他认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想买房,总有办法可以规避政策,如用亲戚、朋友的名义等

  “有没有顶跃面积在400方左右的?”记者在绿城田园牧歌遇到余先生正在向销售人员咨询,余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从事医疗行业,目前住在

  ,在城西耳濡目染绿城品质,希望一次性到位改善,而目前两限之下余先生认为自己打算一次性付清的,所以政策影响不大,“现在价格有得谈房源有得选,大家都不买的时候正是买房的最好机会!”3、胡光:改善型投资客的收手

  胡光(化名)在某省级设计院从事桥梁设计工作,今年30岁,从2007年自己购买第一套房子起,三年时间,他几乎是每年改善一套。“第一套是德胜东村的,我在08年改善为金都花园,后来又在去年把金都花园卖了,买了科技新村的,而如今,我很想将科技新村的卖掉,买一套新房!”

  胡光说,二次调控下台后,他就知道自己不小心成为了新政的打压对象,新政对他的换房计划有很大的影响

  “置业,总是从低级消费到高级消费慢慢递进的,这符合一个家庭的成长状态,而新政下台后,这样的过程似乎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直接的终极消费,可能对于刚需,需要更谨慎,而对我们改善型的,连选择的机会也几乎丧失。”

  但是胡光却始终支持国家的策略,“我全力支持国家调控,反正这几年,就买房卖房也折腾够了,就先缓缓,等等,观望观望,不急。”

  “昨天在你们网站上看到绿城的领导说要早销快销多销,但是没有优惠大家还是买不起绿城的房子啊,即便买得起的,这种时候,总想有点优惠的!”罗先生和老婆是新杭州人,住在彩虹城。老婆是独生女,宁波北仑的老房子拆迁,赔偿了100多万现金,他们打算把父母接到杭州一起生活,首付准备了100万,“我们是第二套了,首付要五成,如果以我父母名义买的话,他们是外地户口,更是要全款。”罗太太算来算去买明月江南首付不足

  在今年房博会二手房展区,有一个现象,就是年轻的刚需明显增多。小陈就是其中一位。他老家在衢州,07年毕业于浙江工商大学,目前在城西一家公司做主管。在去年认识现在女的朋友之前,小陈表示并没想过买房子,由于女朋友家催的紧,他们决定明年上半年结婚,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房子问题。从今年年初,小陈就开始关注杭州的新推出的楼盘,下沙、丁桥、余杭和闲林,到处都有他看房的踪迹,但是全部都被否决了

  “我看的那些盘,有一些特别远,公共交通不便,我最近几年又不准备买车,所以只能放弃;还有就是时间问题,现在的房子都要过几年才能入住,我等不起。”小陈向记者说

  在偶然地进了一家中介后,小陈便开始留意起了二手房,但是市中心的二手房价格也太高,郊区的二手房在房博会上一般会集中展出,于是小陈就趁着周末过来了

  “我已经逛了一个多小时了,每到一家中介,就让他们给我推荐闲林、三墩等靠近城西的二手房。还真的初步看中了几套,但是我还不敢下决定,准备房交会后带着女朋友再去看几次。”小陈笑着向记者陈述

  在新西湖小镇的展厅内,一堆年轻小情侣的身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记者感慨现在80后的新生军也加入了购房的行列

  短发的女生流露着一丝率性,她和记者马上就聊开了:“新政出台后,目前楼市行情不像以前的火爆,正好我们可以趁着这次房博会多了解一下信息。”他们打算在明年年中出手,购置一套90平米左右的小户型婚房,单价在1.2-1.3万/平米左右。记者了解到,这对情侣都是拥有杭州户口的新杭州人,目前已经看过闲林、临平、下沙东、萧山等地的楼盘,最关注的就是价格,其次是地铁。他们希望能在地铁沿线置房,未来工作出行交通便利;除此之外,周边生活配套、房源户型等也是他们考虑的部分

  在聊天过程中,记者明显感觉到男生对下沙沿江板块的偏爱,“我觉得下沙未来发展潜力还是非常大的,交通也非常便利。地铁一号线、快速公交都可以到达,未来沿江大道开通后到到钱江新城只需十几分钟。”对于记者疑惑的生活配套如何解决,他表示:“这个几年后肯定会好的,你看滨江现在的发展就感受到。”

  对于新政,男生表示:“近期房价肯定会稳定下来,但不会降,从长远来看,房价肯定还是上涨的,说不定某个时间段还会大涨。”

  家住武林门环城新村的张大妈,拎着满满的楼盘资料带,在大华·海派风景的展示厅沙盘图前,兴致勃勃地向售楼人员咨询着信息

  张阿姨想给27岁的儿子买套新房,“虽然他还没谈好对象,但这种事情还是要早些办起来,毕竟房价是越来越高的!”张阿姨说,她很想把自己手上一套商业性质的房子卖掉,用筹到的钱来付儿子新房的首付,“我那套酒店式公寓地段很好,就在汽车城边上!可是在中介挂出去很久了,一直没有办法转手。”

  原来,张阿姨手上的这套酒店式公寓就是位于城北汽车城旁的宜家时代,张阿姨去年买进的价格是13000元/平米,“去年还没交房就有很多人问我要,出19000元/平米的价格,当时由于房产证还没拿到手,不好转手,可是现在,房产证拿到了,我出这个价格放在中介,连询问的人寥寥无几了!”

  商业地产本身由于其50年产权性质,相较于住宅,素来转手比较困难,但此次新政没有涉及商业地产,为何张大妈会遇到这种困境

  张阿姨说,那是因为很多人不知道商业和住宅的区别,“有几个来问的,都把我的房子当住宅,我和他们解释了很久,似乎没什么作用。”

  张阿姨还透露,自己所住的环西新村,转手同样困难。张阿姨楼上的一套五十方左右房源,在08年还只售90万,去年卖出145万,今年9月,一位投资客以160万的总价买进,“160万,肯定就被套住了,现在他怎么也转不出去,只能以每个月2500元出租。”

  “阿姨,你要买房吗?”偌大的展厅内,唯有记者坐的桌旁还有余位,李阿姨在记者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将手中装满各色楼书的环保袋放在了椅子旁,并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未等她坐定,记者便假装无意地问道。“是啊,逛了一圈才发现,现在的房子怎么这么贵。”李阿姨告诉记者,自己想给儿子买套婚房,“我是一定要买市中心的。”但据记者了解,现在市中心的房子动辄三四万,已不是一般家庭所承担的起

  “我觉得70、80平米的两房或小三房给儿子两口子住住就够了,一个房间给他们夫妻,一个给以后的孩子,有多的话做的书房就够了,不用买那么大的。”李阿姨说她打算买套总价一百多万的,准备一次性付清

  由于新房价格实在太贵,李阿姨便想转念买二手房。“我现在住在朝晖四区,之前看中了一套朝晖六区的房子,小户型总价才130多万,当时我就犹豫了一下,结果就被别人买走了,现在想想实在后悔。”李阿姨觉得最近的房子可能会降一些,因此想观望一下,但是只要有合适的市中心低总价房源,就会马上出手,绝不迟疑

  “我自己已经没机会贷款了,也算是有先见之明啊,以前一直没用儿子的名义买。”陈女士站在大家·多立方的沙盘前,颇有心得地数着自己的买房经

  陈女士说,如果不是儿子要结婚,想买套交通方便的婚房,也不会选在现在买房子。不过在新政下,陈女士也有自己的“纠结”。“我也想再等等看的,但是儿子要结婚,等不来,现在自己家住一套,另外有套比较老的房子,也不适合给他们做新房。我算过了,多立方买个80多平米的,总价120多万,那贷款要90万,每个月比加息前多付100来块钱吧。”

  加息的无奈陈女士认为是无法避免了,她心里还有个算盘:“我看中两套房子,一个就是这里,一个是市中心的二手房。儿子还有首套的优惠,不想轻易用掉。市中心的二手房呢,离我们老两口近一点;多立方的话毕竟是新盘。万一短期‘限购令’不取消,那换房也不能了。”

  作为80后的杭州人,付晓磊现在还跟父母生活在一起。今天他是跟母亲一起来逛房博会的。由于想保留自己的首套房优惠资格,付晓磊的这套房子,可能会以父母名义购买。“我妈这个年纪,二套房的贷款还批得出,但是不可能贷出30年了。首付要5成,利率要上浮,现在还加息,如果去贷二套房房贷,肯定不划算。”但即便如此,付晓磊还是想保留自己的首套房资格

  “我们家在杭州也只是普通家庭,也许将来我还有机会抽经济适用房的。现在加息针对所有贷款,又不管是不是首套,现在用掉也没意思了。”按照付晓磊的计划,他跟父母会挑一套总价低一点的一次性付款

  由于受制于总价,最后付晓磊跟母亲停留在大华·海派风景的展示现场。“听说4#楼和11#楼这两幢临马路的今天或者明天下定,可以总价减免12万。这个优惠可能以后不会有了。”

  一边说着,付晓磊和他母亲已经准备乘海派风景的看房车去项目现场实地探察了。“如果觉得好,也许今天就下单。”

  杭州的“限购”力度在已出台细则的城市中虽不算最为严厉,但对于自住型购房者尤其是首次置业者来说,“仅此一套”的机会显得弥足珍贵。在此次丁建刚报告会上,首次置业的刚需购房者们提问明显增多,他们对房源的选择、价格、优惠程度都要斟酌良久,急切地想听听丁老师的意见。“我就是想问问丁老师,我儿子是第一次买房,现在只能买一套的话,婚房买哪里比较合适?”家住东园巷的潘阿姨是一名铁杆“钢丝”,近日正为儿子的婚房操心,儿子周六还要加班,因此她一个人赶来参加了丁建刚报告会

  潘阿姨的儿子与女友交往三年,渐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按照潘阿姨一家的打算,第一次买房不需要买得太过奢侈,主要挑选小户型,如果价格在可承受范围之内,首付可以多付一些,以减轻小两口的按揭压力

  “听了丁老师的话,我觉得有道理,像我儿子这样可以首付三成的人更应该珍惜这一套购房指标,我现在倒也不是很急着要买了。”潘阿姨告诉记者,本来在房博会上已经看好了两个优惠幅度较大的楼盘,其中一个在房博会首日推出“日进万金”的置业计划,而另一个在房博会期间购买可获总价减12万元的优惠,“明天和儿子一起过来看看,如果他喜欢的话,我们再讨论要不要买”

  “我不是炒房者,除了目前自住的房子,没有买过其他的房子。”记者在世贸中心遇到陈女士时,她特别强调说自己现在打算投资主要是为了家庭资产配置多元化,并不是为了炒房获取暴利。陈女士现在住在庆春路一带,她刚投资了一个私募基金100万元,手里面还有70多万现金,现在担心这70万元放在手里贬值了,所以就想着买房使资产保值

  “我自己不追求09年那样的爆发,也理性地认为是不可能的。”陈女士告诉记者,她的计划是每年增值10%,只要跑得过通膨预期就行了。她投资之后3—5年不准备出售,属于稳健的投资客户

  不过,或许是对于目前的楼市行情不太有把握,世贸一圈逛下来,陈女士并没有找到令自己“眼前一亮”的投资产品,她表示明天再去趟和平会展中心,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楼盘

  “像我这种情况,是不是一定要首付50%啊?”今天下午,在丁建刚报告会上,一位操持着杭州话的年轻男子向本网工作人员咨询道。经过与记者的一番攀谈,他述说着自己的购房故事。他告诉记者:“我们家原来有一套房子,在翠苑,50平米左右,房子是写我的名字的。去年,我老婆刚生了孩子,眼见着孩子慢慢长大,我们打算接岳父岳母来杭州,帮忙照顾下,所以打算换房。”于是,这位沈先生一边把自己住的老房子挂在二手房中介店,一边开始寻找大一点户型

  正当沈先生卖了老房子,下单购买新房时,新政出台了。这也就意味着,他购买新房子时,已经是算“二套房”了。“中介和银行说,我的首付比例要提升到50%,而且贷款利率也没优惠了。这下,我们家的资金可一下子紧张了不少。”

  作为新杭州人的沈先生一家,目前的家庭存款有限,还要供养长辈和养育刚出生的孩子,现在又要多付购房首付和按揭贷款,生活压力一下子增加不少。“早知道,当初一家人就再挤一下,晚点换房子了。”

  “过去买不起现在买不起将来买不起,这句话我现在算是真的领会了!”在滨江万家星城展位上,记者遇到秦先生和他的未婚妻,他拉住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买房血泪史”:08年东方郡首开正逢调控,“等着低点再低点一等等到了均价两万”,小秦看中的90万总价的房子已经成历史;09年3月还在寻寻觅觅中转眼保利东湾翻了两倍。2010年4月小秦等着万家星城开盘,“新政又来了,我又在期待房价会跌,心态又动摇了!”踌躇间,星城均价已爬上了22000元/平米。“这次不能再犹豫了,反正是自住,早晚要买!”小秦和未婚妻揣着两代三家六个人50多万的积蓄踏上觅房之路

  碰到聂伯伯的时候,他正在福临花苑的销售代理处登记个人信息。福临花苑打出了9000元/平米现房的招牌,虽然没有正式的展位,但一块块移动展板还是吸引到不少逛展的人。原因就在于其单价在万元以下。聂伯伯用杭州话说,他知道这个楼盘快到老余杭了,但这是他进和平会展中心看到的第一个价格在千位的楼盘

  早在儿子结婚前,家住传统市中心的聂伯伯一家就开始寻觅房源,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买个市中心小小套,老两口住;一是给儿子买新房,让年轻人搬出去自己过。09年年初,聂伯伯一家没敢在楼市寒冬出手,谁知道后来房价就一路飙升,逐渐变得有心无力。而最初的两个选择,也逐渐发展为唯一的选择:老两口找小房子养老

  “我都抱孙子了,三代人挤在一起住,不方便。我们年纪大了,其实住得偏点,也没关系。老余杭那边,空气说不定比市区好呢。”聂伯伯虽然说得轻松,听着还是有些心酸

  其实福临花苑在去年这时候开出最后一批房源时,价格是6800元/平米。即使是市郊不知名的楼盘,也在一年时间里涨到了现在的9000元/平米



相关推荐: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