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是船王留给我十套房”贪官落马后四大

类别:综合型套房    发布时间:2019-01-04 12:48    浏览: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贪官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走向牢狱,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但是某些贪官落马后,丝毫没有悔过之心。面对审问,官员们的表现可谓是众生百态、语出惊人,除了一些装疯卖傻的,更多的官员选择为自己辩解,他们有一流的口才,二流的思维,却一直不知廉耻的狡辩,当然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留给人们的只是笑柄和闹剧

  这句话出自原南京六合区交通局副局长的徐亚俊,他因被指控受贿82万元。这位副局长爱玩儿网游,而且是个人民币玩家,平常受他“照顾”的各大老板负责给他充钱。与妻子购物时没带够钱,也会“求助”这些商人。不过,在庭审中他却多次表示,别人送不送钱,他工作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但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自己受贿也是被动的。像这样理直气壮的为自己狡辩,一点都不值得委屈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原副站长白俊松涉嫌接受他人请托,助其中标,并收受了21万元的贿赂。在最后陈述阶段,白俊松说道:“吃苦受罪不算什么,只是不甘心把年轻的岁月浪费在监狱里……我虽然犯了罪,但我不是坏人,希望法官能对我区别对待。”一般贪官都在为自己的罪责忏悔,而白俊松却打起了苦情牌,何为坏人?违背社会公德与法律,损害别人的利益满足自己,这就是“坏”,白俊松显然对“好和坏”产生了误解

  喝酒只喝茅台,抽烟只抽中华,家中刷碗用矿泉水,把自己的办公室改成KTV。落马前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张晓江生活就是这么奢侈。被调查时,办案人员发现张晓江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名下有10余套房产。问及这些房产的来源,张晓江这样说:“我父亲早年经营船舶货运公司,是当地有名的‘船王’,后来给我们留下大量财富……我父亲临终的时候只告诉我一个人藏钱的地方,所以我的兄弟姐妹没有分到房子。”贪官狡辩方式很多种,像这样讲故事的并不多,况且张晓江出身贫寒,跟船舶毫无关系,可谓脑洞大开,如果不为官,他可能是个作家

  潮州市湘桥区原区长陈鹏严重违纪落马后,多次强调“穷人的钱不能收,老板的钱收一点也无所谓”,表示自己是劫富不劫贫”。庄子曰:盗亦有道乎?难道又是一名活在小说里的人物?还是武侠小说,劫富济贫的道理都用上了,陈鹏的大侠梦还是没醒。其实无论他如何狡辩,只不过试图“花钱买心安”,妄图混淆视听而已。一旦跨出违法乱纪的那一步,无论是不是“劫富”,都意味着走上了不归路



相关推荐: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